標籤:一段

那一晚,我幹了她和她姐

成人文學|有一次,她的父母做生意到外地出差,我們便整天粘在一起,到處吃喝玩樂。但我還是把她當作一個好朋友,沒什麼非分之想,以前曾經追過她,不過沒什麼耐性,追一段沒什麼效果也就作罷了,就一直也沒再往那方面想。

可能是她自己在家實在是太寂寞了,可能害怕也說不準,突然晚上給我打來電話:「幹什麼呢?」「和女朋友在外面吃飯呢,怎麼?」「哦,沒…沒什麼,隨便問問,你吃吧,吃完了給我回個話!」她說話變得有些吞吐,我覺得有些不太對勁,但是畢竟和女朋友在一起,也就沒再深問。等我送女朋友回家了以後便給她打電話,「你怎麼了?說話有點不對勁!」「沒什麼,就是身體有點不舒服,想讓你過來陪陪我。」

那時已經快10點了,我有些遲疑「太晚了點吧,我回家太晚的話摩托車會送不進車場的!」「那就別回去了,你在大屋睡,我在小屋睡。行嗎?」當然行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我想這樣的機會換了誰也不會拒絕吧。心裡雖然是這麼想,但是嘴上還不能這樣說,「那你需要我給你帶點什麼?我買給你。」「什麼也不用,你來就行了,好了,我等你!」就這樣,我到了她這,雖然不止一次來這玩,但這次看見什麼東西都會另我勃起,我想也可能是她刻意安排了一些事情。比如:剛剛洗過的內衣,內褲就掛在從大門到屋裡的過道上,穿著極薄的睡衣,透明得讓我一下子能看到她裡面的胸罩和內褲。我弟弟頂的有些痛,趕緊找個地方坐下。她已經預備好許多零食,我們就坐在沙發上邊吃東西,邊看電視。

有些晚了,我都有點睏了,再看看她,已經斜著身子靠在沙發上睡著了。我慢慢的用手摟了過去,她也順勢靠了過來,躺在我的懷裡。我心中一喜,媽的!以前追她的時候那麼費勁,現在我有女朋友了,她倒是主動送上門了,女生啊,真是賤!我雙手開始搜索她的全身,開始她的雙臂緊緊的夾在胸前,讓我沒有插錐之地,大概是真的困了,慢慢的也就鬆開了。說實話,看上去她的胸部還不小,可等用手摸到以後才知道,好平啊,像兩個雞蛋,還是煎的。呵呵,不過白來的也沒有什麼可挑剔的。摸著有點不過癮,乾脆我從後面把她的胸罩解開,這樣多好,鬆鬆寬寬的。她只是嘴裡一個勁的嘟囔著:「別鬧了,別鬧了!」但是反抗的力氣是越來越小,看她這種反應,我慢慢的向她的下身進發。

開始只是隔著內褲摸,她的內褲是那種紗的,摸了幾下就已能感到濕潤,我想是差不多了就把手伸了進去,沒想到她這次可不幹了,騰的一下子站起來,整理好衣服躺到了床上,而且把被子捂的緊緊的。我一看傻了眼,完了,生氣了,沒戲了,想來想去也沒想通是怎麼回事。我不是一個死皮賴臉的人,看到她好像不太高興,也就作罷了。關了電視我躺在大屋的床上,反來覆去卻怎麼也難以入睡,小弟弟還是硬梆梆的,索性就拿了出來,讓它透透氣。正在無聊的時候,她抱著被子,瞇著眼睛走了進來,「我有點害怕,我們一床好不?」這次我看明白了,賤!她今晚就是想讓我幹她。

我二話沒說就把她摟在懷裡,瘋狂的和她接吻。這一招挺管用,吻著吻著便把她的睡衣和胸罩都扒了下去,光剩下一條透明紗巾一樣的小內褲,在月光下隱約可以看見裡面稀稀拉拉的一小撮陰毛。看見時機差不多,我便想脫去她這層最後的防禦,但是她又用力的反抗,我想出一切方法,均未得逞。我不再努力,碰都不碰她了,她見我不動了,問道:「生氣了?」「沒有!」我氣哼哼的回答她。抱著我的被子來到了小屋,把她撇在了大屋。我知道她一定會再過來,可能是她心裡現在還在掙扎的想什麼後果,結局什麼的,我想如果她想明白就一定會過來,那時順順當當的幹她一回,也可以發洩一下我多年來追她不果的怨氣。果不出所料,過了個把小時她又抱著被子瞇著眼睛跑了過來。小屋的床很小,我們倆個人睡上去有些擠,那時也不理會那些了,這次我是沒管她反不反抗就把她的小內褲給強行扒了下來,有點強姦的味道。

她的反應也不算太大,只是用手捂著她那稀稀拉拉的幾根陰毛,呵呵,那怎麼能阻止我小弟弟探索未知世界步伐?一會的功夫,小弟弟它已經開始進攻了。她的小逼很緊,雖然她已經流了很多淫水,但是可以感覺得到她那塊地還沒有被太多的人開墾過,進出了幾次,我覺得好了許多。我開始玩命的幹上了,她的叫聲很大,撕心裂肺一般。大概有人聽見的話會覺得我是在殺人一樣。我慢下來她的聲音就小一些,我快一些,她的聲音就大一些,這是我見過最可笑的叫床了。那天我幹了很久都沒射,她有些受不了了,看著她痛苦的表情,我有點可憐她了,又幹了一會便草草了事了。當然我射了她一身,肚子上,肚臍眼裡,兩個煎雞蛋上,呵呵。雖然不是爽呆了,但也發活—我多年的怨氣了。這一夜,我睡得很死。發現有人在吻我,迷迷糊糊睜開眼一看是她在吻我。「起來吧,都快11點了!餓了吧?我買了早點,我們一起吃吧。」

吃的時候她告訴我,她和我是第一次,雖然沒見血,那是小時候的一次意外造成的,如此如此…我沒太相信,不過也有點信,從她昨天小逼逼的鬆緊程度可以判斷她說的話應該有70%是真的,而且我也知道她的過去一些事,她只處過一個男友,那時候他們還都很小,只有15,6的樣子。我想那個男孩未必敢fk她,但是沒見血,我也不太相信她說的話。她不要我負什麼責任,她知道我的女朋友她一點點都比不上,反正一句話,她就是什麼都不想要。我聽她說的時候沒說什麼,心裡想,你想我也不給啊,有錢人~~~後來她父母回來了,還特意找我去她家吃飯,說多虧我這些天來照顧她等等。再後來她父親把她送去dl讀書,讀什麼大專,我想她如果能念下來那麼母豬便必定會爬樹!雖然是這樣我們也一直有書信上的往來,她八卦她班裡的事,問我工作的事,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要時不時的問我和女朋友感情如何,何時結婚等等。

次年暑假,她回來了。和我繼續著上一年所做的事。但和上一年不同的事,這年多了個姐姐。這個姐姐是她大叔家的,但她大叔早在前些年過世,她大嬸也遠去外地好像是和別人跑了,反正她這個姐姐家裡的事挺複雜。但是唯一不複雜的是她這個姐姐自己有一個房子,這也是值得我們和她交往的條件之一吧。她姐是個售貨員,很開朗,和她一起我們都很開心,我記得那年她姐好像還不滿30,沒有結婚,處過很多男友,大概都是因為她家的情況太複雜都沒能成,現在孤身一人住在這個大房子裡。我覺得在她臉上時不時的會表現出對我們的羨慕,和羨慕過後不經意流露出的落寞。

我有點同情她。有天我提意我們為她過一回生日吧,雖然我們不知道她生日是幾號,但就當今天是她的生日,買些好吃的,還有蛋糕什麼的,為她慶祝一回,讓她開開心。我知道等她一回學校以後我和她姐的聯繫也就算中斷了,想為她慶祝的話也不太可能了。我們準備一個白天,當然是在她姐這做完那事才準備的。晚上我們等著她姐下班,大概6點央︻的樣子,她姐回來了。我們準備的晚飯是烤肉,爐子生好,便吃了起來,席間她姐和我說道她年輕時如何如何能喝酒,還有早期上班時的樂事(早期她是在工廠上班,和我一樣,天天倒班),我看著換回來的三瓶啤酒心裡有點沒數,本來沒想到她姐也會喝酒的,看來是不夠用了,我又換了5瓶。我們聊著,喝著,8瓶已經下肚沒感覺到怎麼樣,大家還是意猶未盡的感覺,就這樣,我們三人,不不,應該說我和她姐,每人都喝了差不多5瓶,她妹只喝了一瓶便開始亂舞了。

有些醉,迷迷糊糊的我便躺在了床上。過了許久,她過來摟我,把我弄醒,她示意我小聲些,她姐在大屋已經睡了,因為是夏天,我們沒敢關門,怕引起懷疑。她剛剛洗過澡,身體的每一寸皮膚都是那麼光滑,尤其是大腿,摸上去手感極好。小逼逼也早已濕潤的過了頭,我甚至懷疑她在浴室裡可能自己幹了什麼。我幹著她,她自己捂著自己的嘴,生怕哼哼出來,原來偷吃的感覺也挺好,以前我沒試過。我們都流了一身汗,我也再次射了她一身,她小聲的說道:「討厭,白洗了,又得再洗一次!」我笑而未答。她轉身拿著她的睡衣跑進了浴室。我擦了擦下身,轉過去繼續睡了起來。她洗完澡我知道,也知道她回那屋和她姐一起睡了。朦朧中,好像是她姐起夜,我突然想試試她姐,反正這麼黑,如果她姐反抗我就說認錯人了,如果不反抗…嘿嘿!就這麼決定了,我等著她姐從洗手間走出來。過了不久,她出來了,我一把抓住她的胳臂摟進了懷裡。

我以為她會掙扎,但是我錯了,原來她姐連內衣褲都沒穿,只衣了一件薄薄的睡衣,看來是我上當了~~!她很配合我,拽著我的小弟弟就往她那裡硬塞,我邊幹著邊摸著她的身體,和她妹的一樣滑,體形也差不多,不同的是兩個奶奶大得很多,畢竟是30來歲的人,性事我想應該也經歷過不少。有不少招式我都沒見過,一天裡我幹了三回,這回因為是已經沒有什麼的緣故,時間特別長,把她姐幹得死去活來的,說真話,她姐的歲數雖然比較大,但小逼逼還是比較緊的。我看她已經開始哼哼了,怕被她妹妹聽見,便想快些射,越是想快越射不出來,越射不出來幹得也就越用力。終於,應該是在她姐的努力下,我射了她一嘴。已經很稀了,幾乎就是水了,呵呵沒辦法,就這玩意了,愛要不要。她姐夾夾著腿回到了那屋。我是一點力氣也沒有了,幾乎死在這張床上。


心靈與人生|人妻出軌|家族亂倫|迷姦虐待|明星名人|淫亂校園|科幻武俠|都市色女|另類經驗|生活|男性功能|私拍模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