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妊娠曲 (人妻四部曲4) #1

成人文學|人妻四部曲之四-人妻妊娠曲

  作者:結城彩雨

  譯者:黑月

  (一)屈辱之蹂躪

  1.

  船的氣笛,啤……啤的長嗚著。這時張的貨船,在夜明之前駛出了香港,而太陽早已西沈了多時。「太太,在昨夜的送別派對裏真的是很奮鬥呢。呼呼呼……以十數名男人爲對手,連續做到差不多天明爲止。」

  張邊喝著威士忌酒邊帶著惡意的說道。橫立在張的一旁是傭兵隊長林,二米高的身體讓人非仰視他不可。回想著昨夜江美子在自己身下悶騷的樣子,就讓他淫笑不絕。江美子,則雙手被粗黑的繩子從後方反綁著,一副躊帳若哭的樣子。當然除了繩子之外是一絲不挂的赤裸。

  但是除了被捆縛之外。雙腳還被大大的分開,僅綁在青竹的兩端之上。那樣的江美子,把女性最奧秘的生命之所在全露了出來。那裏的體毛已然全數遭到剃去,做成很強烈的視覺效果。江美子,那女性的牝戶看起來很有性感。在牝戶處,江美子散發著妖異的美與色香的感覺。還會被淩辱到何時呢,只要她這把男人們吸引過來的魅不消減的話……。張,細思的同時看著江美子滿有的魅力的樣子想到。

  「呼呼呼,感到羞恥吧,太太。還只是很簡單的程度啊……」

  張,就這樣挺用手起江美子的面往上,看著她在笑。

  對比之下,江美子的表情就狼狽極了。太橫蠻無理了。在自身三米之外的柱子,就綁著自己被封著口的丈夫。滿臉悲哀的丈夫面孔,還要看自己到何時。要是自己昨夜在丈夫眼前,那『下種遊戲』的輪奸遊戲再持續的話。

  「呼呼呼,身爲妻子的在丈夫之前被奸……真的是叫人受不了。特別是因爲上裏君在那裏,太太的面孔,真的是血色全無啦……呼呼呼,太太,現在要哭還太早啦。現在起妳還要在丈夫眼下遭受更多的恥辱呀。」

  交互看著悄悄低泣著的江美子和上裏的面孔,張得意的大笑。

  張這個男人,對在丈夫面前奸辱妻子感到無法形容的樂趣。所以什麽也不管的就帶了上裏到船上同行,爲了獲得更多的樂趣。

  「那好了,上裏君。你太太的身體,今日我還沒好好在上面取樂過呢,哈哈哈。」

  張向著上裏的方向說,手緩緩的伸到了江美子的裸身上。

  「呀,不……不行……」

  被剝光裸露的雙臀遭到愛撫,江美子爲此悲泣。

  這個女體,還要在愛夫之前,遭到怎樣的玩弄呢,江美子女性的羞恥本能全被激發起來。被看到一次之後,今後還得……女人的羞恥可時方盡呢。到現在,江美子的心還是在愛夫身上的。因爲愛,所以不想第二次被看到自己受虐。

  「不、不……不行,在丈夫之前,只有在這個之前不行……饒了我。」

  江美子,悲泣著哀求。但不管再怎樣哀求都不可能打動到張的。所以,江美子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

  對江美子拚命的衣求,只會更加引起深藏在張這男人之中的虐欲更加激發。

  看著張像死魚一樣的眼時,江美子就對自己的命運覺悟了。由今日起,在所愛的夫君之被強迫玩弄,盡情插入,就像食飯一樣沒有一日會停歇。

  「不……不行……」

  「呼呼呼,不看過的話不會知道有這種好屁股。真是非同一般的肉感……無與論比呀。」

  張的手指一彈在江美子豐盛肉感的雙臀之上,緩緩的展開愛撫,發出感歎之聲。江美子那仿似在等待喂食的饑渴臀肉,吸引著張的淫邪視線。

  「呼呼呼,林君。我和你也爲太太顧慮得太多了……女人呀,一人比起二人,還是二人三人的,愈多人來奸虐愈顯得受用。」

  停在江美子眼前的張,對著林說。

  林這個男人,可是最得張信任的。那是因爲,他不止是出色的傭兵隊長,更是和張同類的性虐待狂。對於張在這方面的惡意興趣,可是出色的同夥。

犀利士5mg每日錠是目前唯一通過衛生署核准可持續天天服用的PDE5-I藥物。長期使用可以改善陰莖內皮細胞的功能達到勃起目的並且能有效防止攝護腺肥大 – 犀利士5mg

  「哈哈哈,波士。那是說要讓我上了太太嗎……」

  之前待命在一旁的林,步步迫近江美子。像一對鐵拳的大手,急不及待的抓在江美子的乳房之上。

  「不、不要……別再摸了。」

  明知無用,江美子還是在無法避開林的手,而在掌下發出了悲嗚。

  江美子對林感到一種異常的恐怖。不禁聯想到那個狂犬龍也。與張不同,他幾乎是不知休歇的在淩辱自己。想起昨夜林巨大的肉棒貫入,忍不著眼睛恐怖到乏白。

  「不……不要。別、別碰呀。」

  「哈哈哈,不要也不行。昨日我可三度幹到妳失神。哈哈哈……今日我與波士二人,得要幹得你比昨天還可愛。」

  林,在江美子還留著吻痕的乳房上大力揉搓,而另一隻手就直伸到大腿盡頭的股間去盡情撫弄。

  「呀,呀呀,不……」

  被男人們徹底調教過的女體很快就産生了敏感的反應。即是咬牙苦撐,也可以想象到,自己過不了多久就會沈落進性地獄之中。江美子的身體,好象感到自己的絕望一樣,自然的在顫抖。眼前就是自己的丈夫,雖然這樣想,可是江美子卻感到自己對男人的手指反而感加敏感。

  「呀,不……老公,別向著我丈夫呀。」

  憎惡著自己的命運,江美子泣叫著。而林則得意的邪笑。

  「哈哈哈,求也沒用的,太太。今晚我會和波士與太太三人盡享魚水之歡。還要在你先生的注目欣賞之下進行。」

  手指這時已侵入到女體的最深奧之處。淡粉紅色的肉壁在顫抖,女性的菊蕾則對刺激更加感到反應。因爲在同時,張已從後方撫摸著江美子的雙臀,手指不落人後的插入進肛門之中。

  「呀,呀呀……怎、不行、今日不可以呀……呀呀,總之不可以向著丈夫的,別向著……」

  肛穴被侵襲,江美子悲嗚淫叫,腰肢欲逃無從。

  「呼呼呼,太太。上裏君你要好好地欣賞呀,不要錯失了太太的悶騷姿態。」

  「不、不行、不可以……只有這,只有這不行的。」

  張的手指,緩緩的深埋進排泄器官之中。

  而江美子的肉體也再忍耐不著了。抽插所送給她的官能刺激,讓一切的矜持和忍耐全都崩潰了。自身體內的嫩肉、粘膜緊合著張與林的手指。

  那種無法形容的屈辱,招來了無法形容的的快樂,而不管江美子內心有何想法。

  「呀、呀呀……不……不要……」

  受壓的花蕊引發了體內的快感,美味的果汁開始滲出來了。張,以指尖掃著那些美味的果汁。

  「呼呼呼,上裏君,太太的那裏流出來的……哈哈哈,怎說好呢,從可愛的  女陰流出來的淫汁,對此有何感想……」

  舉步走到上裏之前,手指的上面滿布了江美子的人體果汁,就那樣晃動著。

  「唔、唔唔……」

  不知在叫什麽。被封著的口中,傳來上裏的呻吟聲。而且他已激怒的眼神睨視著張,渾身掙扎將綁著自己的繩子崩得緊緊的。

  「呼呼呼,以往嘗過不少吧。上裏君愛戀的女性,所排出來的溫熱果汁,現在隔了那麽久再次看到,很興奮吧。」

  張,行到上裏的面前,愉快的笑著。

  就在上裏面前,舉著沾滿發出黏糊糊的光滑汁液的手指,用口舔弄著,再一口氣喝光。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另一方面,林變換著不同的姿勢,持續對江美子的肉體加以刺激。

  「看到了嗎,上裏。太太她的悅愉面色,那是有了感覺的證明,哈哈哈……眼前的這就是發自女陰內的本能。」

  向著怒到發震的上裏發話。在丈夫之前,江美子的肉體背叛了自己的內心,因林的手指活動而産生了敏感的反應。

  「呀,呀呀,不……親愛的、親愛的,別看江美子、別看……」

  江美子像吐血似的哀叫,陷入官能的旋渦之中,軟弱得要崩潰。

  「哈哈哈,這……再哭大聲點,太太。別停,就這樣。」

  「呀呀……不、不要。」

  林的手指又再深入多一關節,動得更形激烈,江美子斷斷續續的發出悲嗚似的聲音。

  單手握著江美子的乳房加以揉搓,另一隻手則淫虐的蠢蠢欲動。繼食指之後,連中指也進入了肛門之中,在內裏夾攻著玩弄江美子。「呀,呀呀……不,別看,親愛的、別看呀……」

  即管那樣叫著,江美子的肉體卻在夫君上裏的眼前,忘形的似的在激烈悶騷扭動。

  2.

  已成爲性奴隸的江美子。江美子的身體就這樣深埋著二根手指,讓其在薄粘膜上貫通帶來美妙的觸感,江美子像悶哭的淫叫著。眼前是極憎極憎的男人,還有,至愛的夫君也同時在眼前,背叛自己的理智,狂氣的屈辱感帶來快意,那就是被剝下矜持的女性真面目。

  「呀、呀呀、啊啊啊……」

  江美子持續的飲泣之中,但卻不絕的露出更激烈的反應。不管被怎樣對待,身體還是不由自主的更加激烈的悶騷扭動。

  「呀,唔唔……不呀,好呀……」

  江美子的牝戶大大的分開,身上的豔麗乳房自然的抖震,然後連腰肢也開始搖擺。林放肆的抱著,手腳被綁的身體。讓繩子不斷發出被抽拉的聲音。

  「呼呼呼,好激烈呀,太太。這樣好嗎,上裏君在看的呀。那樣子扭腰,丈夫看到不是要妒火中燒了嗎。」

  手指的先端感到江美子流出更多的美味果汁,林就笑著更加得意的去玩弄。自己的手指前端,在引發成熟女體的反應,讓林感到非常愉快。

  不管哭喊得如何,女體怎樣變動姿勢,林都毫不在意的在繼續動作。反而自由自在的操縱起聲音和姿勢的變化「不呀、啊、啊……啊」與「唔呀呀」以及「爽爽」等等。

  女體這一切的變化,都隨林的刺激重點而變動。江美子的腰肢在大幅的搖動,突然在像喝醉一樣微顫。江美子現在是只是被林彈湊的『人肉鋼琴』。

  林是軍人,根本不在乎殘忍,作爲男人盡情的玩弄江美子。尤其江美子是美麗的日本人妻,反而更激發了他爲國爭光的殘忍本性,幹得更有幹勁了。

  可是看到這樣的上裏,臉上血色盡去。不知和愛妻江美子幾度相愛的交歡,如今卻只能被迫看著江美子狂亂的姿態。上裏已經連反擊的氣力都沒有了。

  「上裏君,怎麽一回事啦。現在起才是好戲上場的時候,呼呼呼,被侵犯的人妻,不是那麽多幾會看到的。」

  飲著酒的同時,張看著上裏與江美子的互時,惡意地問。

  「林君,好了。上裏君看著太太已經焦急難耐了。單單是一般的侵犯不行呀。」

  「明白了,波士。由現在起,和做些有趣的來看。」

  「是我沒看過的嗎。」

  「呵呵呵,波士就請喝著美酒來欣賞。這是在南美的戰爭中學來的方法。」

  說著的同時,林會心一笑。要讓江美子更有感覺。手指再次的朝江美子的身體伸去,就這樣進入至微張的雙腿之間。被分開只腿的江美子,顯示出很好的反應。

  「呀呀,哦呀,呀呀……求求你,夠了,夠了……」

  只有那麽一點……讓受著活罪的身體苦悶的發出聲音。

  但是林非常殘忍。不管江美子多焦急難耐,仍然若即若離的插入。

  「怎、怎可以……呀呀,過份,過份呀。」

http://www.747.tw

  一度被點燃體內欲火的女性,沒有那麽簡單滿足的。不,這種程度的刺激,對女體來說根本不夠看。再怎麽刺激都好,再怎麽被侵犯都好,江美子現在的肉體,只會愚蠢的一再尋求官能的刺激。這就是女性的悲哀。

  「太太,稍爲再忍耐一點。好快就會嘗到非常美妙的刺激了。」

  林拿著捆縛起江美子雙腳的竹棒往上擡。讓江美子的雙臀半浮在虛空之間。以半吊起來的狀態,林將竹棒連上天井上的繩子縛起來。

  那是,極爲可怕的羞恥狀況。怎樣的女人也無法忍耐的姿勢。女人最奧秘的排泄器官,就以其本相被裸露出來。僅僅只是張開那裏,就能燃起女陰的官能風暴,單是被看就叫人受不了。

  「好了,上裏君。太太那裏的口被徹底打開。呼呼呼,要讓多少個男人插入進去呢。

  張,把手指插入毫無遮掩,的女性秘肉之內說。

  上裏被封著的口發出悲哀的呻吟。張卻毫不在意的繼續表演。準備在他眼前分開江美子雙腿插入玩弄。相對的,無論男人們如何的出手玩弄江美子,上裏根本什麽都做不到。而且連別過頭都不能,只能眼定定的看著妻子被人一再侵犯。

  林向那樣子的上裏,惡意的說道。

  「哈哈哈,上裏。看著呀,很有趣的。看好了,你愛戀的女人在我面前會有如何可愛的反應呢。」

  林取過一個長頸瓶。由那長長的玻璃樽頸之中注射酒進去。落入到底部的斜桶。在內裏己預先放了些泥鰍。

  水很快就注滿了長頸瓶,再混入酒和加多一、兩條泥鰍。總共放入了十條,林才得意的笑起來。

  「波士,泥鰍己好了。等一會兒準備好,就等著看表演好了。」

  張,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做法,很感興趣的看著林。林在傭兵世界中學到對付女人的技巧,很多時連張也驚異。林握著長頸瓶。

  「哈哈哈,太太。久等了。約定好的,包管妳瘋狂的愉快。讓老公看到,哈哈哈,恐怕開心到哭出來。」

  說畢,就把手伸向了那全無掩閉的女性最奧秘之處。

  「呀、呀呀,怎可以……」

  雖只小小的悲嗚著,但江美子的身體幾乎反轉了。江美子,緊咬著牙齒抵擋襲向全身的悅樂風暴。那樣子,完全看不出是不從順女人的身體,不堪半分等待,下身傾力張開。被吊著的下半身,就以原始的赤裸姿態,不斷在反叛其意志。

  江美子的神經,全都集中都一點上去。

  女體愈發焦慮和不能自製了。只求林的手指能傾力玩弄江美子自己。

  3.

  「呼呼呼,想要了吧,太太。這樣悶騷的樣子,好有感覺好想要吧。」

  林大笑著更加激烈的玩弄江美子。撫弄、揉搓、磨蹭、深埋。一再變化的玩弄著。

  「呀、呀呀、呀呀……更多、更多……」

  想要更多……一點也好,江美子激動的嗚咽大叫。這種欲火焚身的苦悶狀態,己再受不了啦。江美子是女人,只是單純的雌性的存在。

  「呼呼呼,雖然那麽想要,可是不行呀,太太。」

  「呀、呀呀……求求你,我要呀……再抱我……」

  牝獸的呻吟聲,江美子在搖擺著腰肢的同時叫出來。

  「呼呼呼,叫我在丈夫之前抱妳呀,太太。聽到了吧,上裏先生,哈哈哈……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林向著上裏說,把裝泥鰍的長頸瓶隨手指押入,一起深入到江美子女性最奧秘的部份。而長頸瓶也貫入中江美子的女陰之中。

  「呀呀……」

  江美子發出像撕裂絹布一樣的悲嗚,餘音悠長。豐豔的乳房激烈的擺動,全身像被擱在岸上的魚一樣激烈掙扎。林把長頸瓶深埋進去之後,就淫靡的緩緩活動。可以看到長瓶頸之中的泥鰍,從長頸的頂端部份中湧入江美子體內。

  「呀、呀、呀呀……啊啊啊。」

  江美子的反應激烈狂亂。眼中再沒有任可影像。只單純的反映著她陷入官能的旋渦之中,一時反白。

  「哈哈哈,好激烈呀,太太。但是,有趣的現在才開始。」

  握著長頸瓶的林繼續說。

  張喝了一口酒,眼神充血,全身興奮。眼前的女體好象塗上一層油一樣亮麗,白嫩的乳房動人心魄。

  「波士,好好看著了。哈哈哈。」

  林取出一個小小的打火機。在長頸瓶的底部開始燃燒。

  已經不用在解說了。張血紅的眼緊盯著長頸瓶不放。空氣的流動也好象停止了一樣,整個船室落針可聞。

  在長頸瓶底部的泥鰍,開始動作了。相互纏弄在一起,再激烈的蠕動著。

  「呼呼呼,厲害厲害。」

  「呀、呀呀……做,做什麽呀。」

  感到男人們異樣的氣氛,江美子說道。

  「現在明白了吧,太太,呼呼呼,泥鰍開始激烈暴動了。」

  正從長頸瓶的底部開始加熱的林說。

  爲了逃避熱力,泥鰍們亂竄亂動,拚命尋找比較低溫的地方。

  比較低溫的對方……除了細小瓶口外面江美子的體內,就別無他處。十條的泥鰍搶著朝長長的瓶頸突進。

  「呀呀、呀呀……怎、怎會的、嘩、嘩呀……」

  江美子的體內好象有電流走過一樣,而且二次三次的。泥鰍們傾力朝著江美子的體內殺進,再也不能忍耐一刻半秒了。

  「呀哦,哦哦哦……不、不行的,呀啊啊,呀唔唔,要死了……」

  江美子在悲泣。一條又一條的。泥鰍們先後鑽進了她腰間的秘部。張非常驚異于江美子此刻的狂亂激動反應。

  遠超想象的淫亂攻讓,讓江美子悲泣、呻吟、高叫。

  「呀、呀呀呀、唔、哦哦哦……」

  沒有理智與感情的泥鰍們,將難以忍受的激烈淫虐攻擊加諸在江美子身上。而感受到超刺激超官能享受卻是事實。一條又一條的泥鰍,帶來悅樂的波浪,形成強猛的悅樂風暴。

  「哈哈哈,還未滿足呀,太太。再加五、六條進去如何呀。」

  握著長頸瓶的林,醉心於那種貫入江美子體內的快感之中。

  張刻意的進到上裏的眼前。上裏那不能放心下來的眼光,一直在眺看著江美子。

  「怎樣呀,上裏。自己愛戀的女人被我們玩弄得如此亂七八糟的,你看得有何感覺……哈哈哈。」

  利用打火機的火炎,將泥鰍全趕進江美子體內的林得意的大笑。

  「唔呀、唔呀……夠了,已不行了,呀呀,呀呀。」

  從江美子的面色看到她已被激發至性的極限,再也承受不了。江美子嬌美的臉龐,因牝戶的反應而在張面前狂亂的淫叫掙扎。無數的泥鰍在江美子之中,全力舞動。

  「哦哦哦,呀呀,呀呀呀。」

  在那悠長的淫叫之中,江美子的身體乏粉美麗紅潤的膚色,充份顯出她的反應。

  「呀呀、呀唔……去啦……」

  竭盡全力的悲嗚,升到了官能的極限之中。一直掙扎的不停的身體耗盡氣力,在他們眼前痙攣著軟癱。

  「呼呼呼,太太。滿足了嗎……如何呀﹖」

  林惡意的,在江美子的面前說。

  但是全身精力用盡的江美子,己經無法反應了,就這樣沈醉在快感的美妙餘韻之中。江美子因爲泥鰍這種低智生物的強姦,而達到極滿足的愉悅之中。

  「呀,呀呀呀……呀啊啊,已經爽到受不了啦……呀,呀呀。」

  江美子的身體,本能的又再開始微擺腰肢,肉體顫抖。

  「呼呼呼,泥鰍還留了二條沒鑽進去,忍耐著讓把它們也全吞進陰戶內吧。」

  「怎、怎可以……不,不行的……呀,呀呀唔唔唔。」

  再一次的,江美子泣叫激動。

  「呼呼呼,那樣才有趣呀……太好了,林君。讓我繼續看吧。」

  好不容易終於開口的張。又喉頭骨錄骨錄的一口氣喝著酒。

  對張來說,這可以是非從想象般有趣的新遊戲。在江美子被蛇玩弄之後,這一次是看著泥鰍從長頸瓶之中貫入進她女體之內。林實在有太多未知的玩弄女人的方法子,所以張才不能讓這心腹離開。

  「波士,酒也都溫好了。呼呼呼,太太已經把泥鰍們全吞進去了。」

  一條不留的,泥鰍們全都鑽進了江美子的體內,林好不容易才拔出了長頸瓶。讓江美子的花唇閉起把泥鰍們全困在體內。

  「哦哦,哦呀呀……不行了、不行了。」

  「呼呼呼,還嫌不夠嗎,太太。」

  手指被伸入進去,在最深入之處和泥鰍們一起活動。泥鰍們在內裏翻滾亂竄,由於剛才林把剛才煮沸熱酒的倒進去。更激烈的在拚命扭動。

  「呀,呀呀,呀呀呀……已不行了,啊啊,啊啊。」

  林押著江美子的腰肢不由她左右逃避,緩緩的繼續淩虐。讓美酒,沿著江美子美麗的素肌從乳房由上而下流到下腹部。

  「哦呀……呼呼呼,還想要更多嗎,太太。」

  張走近貼過來,用唇喝著江美子肌膚上的美酒,吸啜進口中。張的舌頭追逐著美味的酒,發出淫穢的聲音。

  「呀,呀,呀呀呀呀……」

  內臟像是被頂到一樣的呻吟聲回蕩著,江美子反應極好。

  「呼呼呼,波士。可以吃了。」

  舉著筷子,對準江美子股間的林說。筷子侵入進去,夾出一條泥鰍。筋疲力盡的泥鰍,混和著酒與江美子的人體果汁。就這樣伸到了林的面前。

  「呼呼呼,這樣的酒可是非常難得呀……今夜的酒可是別格風味。

  張,也起筷的笑著說。

  「上裏君。閣下也想食一條嗎。用太太的那裏來調未過的呀,一定好想吃了,呼呼呼。」

  「波士,水桶內還有不少泥鰍。還可以作不知多少次呢。」

  張與林,互相看著笑得合不攏嘴,沾上美酒的美食呀。

  「呀呀、呀呀、哦哦哦……那、那個、那個不行了。」

  江美子再一次的泣叫。張的筷子又伸了進去,在裏面攪動著。

  「呀、呀呀……唔呀……」

  江美子悲哀的呻吟,不知第多少次響起。

  4.

  「不行哦。現在的太太,若果不是輪奸是滿足不了的,上裏。哈哈哈,那是什麽表情。在你面前那樣佔有玩弄你全裸的女人,是那麽讓你開心嗎,哈哈哈。」

  張與林笑著的在上裏面前說話。上裏的面上怒到發震,被封著的嘴呻吟過不停。

  林向這樣的上裏肩頭踼去。

  「還不明白嗎。眼前的已經不是你的女人了,只是只牝獸。就請你好好慢慢的欣賞,上裏﹗」

  那樣說完,就移放了一枝像體操鐵棒的東西在上裏面前。

  正確的說是連著鐵棒的物件。張後有一幅一米左右長,闊度和長度差不多的帆布類東西在中間。被用螺絲釘固定在地上。

  「好了,太太。行來老公的前面吧。」

  林與張靠近江美子,解開她的繩索。

  繩子被解開之後,江美子的正前方真的可說是無遮無掩。但她仍試圖用手阻擋,男人們的任意觀看。不被管被怎樣淩辱,江美子都不能忘記作爲女人的羞恥。江美子的羞恥感已是她作爲女人的一部份了。

  「呼呼呼,別遮掩了,馬上就要妳打得開開的。」

  「不……已不可以再……忍耐了……」

  「太太,別多說,行到丈夫面前吧。」

  林與張,左右架著江美子,把她到鐵棒之前。

  「不……不行的,只要丈夫,只有不能向著他呀。」

  江美子,已經再無面目面對自己的丈夫。

  張與林,無視江美子悲哀的求情,把繩子捆上她的身體,膝體綁在下方的鐵棒上兩腳分開。接下來把兩手反綁在背後,最後連到去屁股處。

  「太太,上半身向後傾。」

  說完,林就抱著江美子的上半身向後倒。將其腰肢橫綁在另一枝鐵棒上。讓她的腹部和下腹部前傾。

  「呀,呀,怎可以……不。」

  自己被擺佈成那樣可恥的姿勢,讓江美子大聲悲嗚。女人最隱秘之處就那樣公然煌之的展露在丈夫面前。

  「呀呀,怎能……不、不行。」

  「哈哈哈,再向後一點好了。」

  張惡意的拉扯連著雙手和屁股的繩。猛烈的力量讓江美子變成弓型,直到快要拉貼到地上爲止。

  天花板已經進入了江美子的視界。現在,面前的愛夫,看到這種情形究竟怎樣痛苦。

  呀呀,好羞恥……親愛的,原諒我。江美子己不行了,已經不行了……呀呀,江美子真想死了呀……。

  江美子抽抽搭搭的哭了起來。

  而林與張則張酒倒在江美子的肌膚上來喝。

  「呼呼呼,上裏君。太太的肌膚真是綺麗呀……吸了那麽多男人的精子,是愈加美不可言了。」

  「那裏的秘肉……由腰到臀的肉感曲線。浣腸時那才真叫精彩。」

  江美子的屁股肉真的非常好肉感,張與林嘮嘮叨叨的對著上裏說個不休。

  不管怎樣被玩弄,被淩虐,不可思議的江美子的身體反而更加性感。那就是讓男人在睡夢中都想玩弄,江美子的身體的魅力的真相。

  「波士,差不多了。」

  林淫笑著。現在已不用再多說了。

  「呀、呀呀……」

  江美子如哭似訴的泣叫著。腰肢開始扭動起來,好象在表達些什麽。

  「怎麽一回事了,太太。」

  「求求你……繩,解開繩吧。」

  江美子的聲音顯出她被得極限的慘況。張看著她眼瞳內必死的哀求。

  「呼呼呼,怎麽了。那樣的面色,太太。」

  「呀呀……讓我到洗手間吧,拜託。」

  江美子以快哭的表情,說到後尾已不成聲音了。

  張和林等的就是這句話。朝早去過洗手間後,就喂她飲了利尿劑,現在就是發作的時候了。

  說要去洗手間這種話,只有不明白自己是被玩弄的上好才料的江美子,才會說出口,而她現在已無法把尿意忍下去了。

  「哈哈哈,想撒尿呀。也好,就讓老公看著吧。」

  林現在心情大好的在邪笑。

  「怎、怎可以……過份,只有這……不要在我丈年面前……只有這怎樣都不行呀。」

  「口上說著不要,可是也差不多是泄出來的時間了,呼呼呼,上裏君,可以看到太太的撒尿姿勢。是初次吧。」

  張笑著的撫在江美子的下腹部。

  「拜託……不向著我先生,只要別向著他,怎樣也可以的……」

  這些男人們是不要讓自己上洗手間的。不想被丈夫看到呀……。江美子拚命的哀求。

  而看著那樣的江美子,林只是發笑。

  「波士,一會兒等尿出來,可就非常有趣了。這裏是一枝,看能弄熄多少枝……」

  在江美子前面十數釐米處的地上,己立起十數支蠟燭。並且全點上火了。

  「太太,儘量用力把尿撒出來吧,要飛前點呀。全部都淋熄了的話,今晚就讓妳自由一晚。五枝以上就是一般的侵犯。哈哈哈……若是超過了五枝,那就要對太太屁股的小穴浣腸,讓它變得像蛇一樣……明白了吧。」

  浣腸這兩個字,讓江美子的嚇到面頰發紅和發震。林知道江美子最怕的就是浣腸了。

  「怎、怎可以……太勉強了,做不到的。過份,過份呀。」

  「哈哈哈,盡最量大力的尿吧。」

  林拍著江美子的雙臀得意的大笑。

  「那一定很有趣的。呼呼呼,林君真是妙主意不斷。」

  說畢。張的確頗佩服林的創意。

  「呀、呀呀……」

  江美子的小嘴發出了悲嗚。已到極限了。

  「別看,親愛的,別看……別看江美子。」

  「呼呼呼,一定看到撒尿的。丈夫先生可看得很清楚呀。」

  「啊啊,別看……呀、呀呀呀。」

  江美子又哭又叫。在這悲嗚的同時,一股清澈的流泉從江美子體內射出。最初很平靜,接下來清流一轉而爲激流,長泄不絕。將地上都灑濕了。

  「呼呼呼,太太,只淋熄了二枝蠟燭呀。看來太太很想我們在妳裏面搗亂呢。

  張強烈興奮的說著。

  「呀呀……別說……」

  螓首微垂,江美子悲泣不絕。在丈夫面前撒尿……在所愛的夫君面見那樣子解放,現在的江美子對得救是不在奢望了。

  但是,江美子的眼睛,卻映現了林在用玻璃制的浣腸器把甘油吸進去的情形。江美子的身體怕得發抖。

  果然要浣腸嗎……

  「不……不要……」

  江美子狂暴的掙扎。她不要被浣腸,不要排泄器官像蛇一樣在體內狂轉……不明白男人們爲何喜歡這樣。但是禁不住的害怕得全身顫抖。

  「哈哈哈,不能放過妳呀。僅止淋熄二枝蠟燭。看來,太太其實非常喜歡浣腸,所以故意的。」

  林握著散發著妖異光芒的玻璃制浣腸器,緩緩的接近過來。

  翌日朝上,是沒有一片雲的晴空。終於到達了橫濱港。

  船長不知道的是,張與林竟然喜歡釣魚。

  當然,不是一般男人喜歡的普通釣魚。張把江美子全裸的押到了甲板之上。

  在胴體微震的美好女人現身時,船員們都無法的不去偷看江美子豐盛的肉體。尤其是看到江美子的雙臀,不少人的手就伸到了西褲的拉煉上去。

  作爲淫穢視線中心的江美子,真是不欲偷生下去了。兩手只能悲哀的蓋著自己的面孔。

  「呼呼呼,用太太來釣魚可有樂趣了。」

  張與林對船長說道。不止是林,拿著罐子的張也深有同感的淫笑著。但是船長卻一副不明張所言的樣子。

  「用太太來釣魚的話。一句話……呼呼呼。」

  不再單看和多話的,張取出了道具來準備。

  一個巨大的假陽具。準備如何用這個假陽具來淩辱江美子呢,張看著閃著黑光的假陽具。那個假陽具連著魚絲還有針。

  「原來如此,這個是……果然是波士。想不到女人有如此有趣的用法。」

  在船長這笨蛋明白之後,林已早一步持繩走向江美子。說到底是誘拐來的女人,不能沒人理會又不綁起來的。而用那種姿勢綁,可就自由自在,隨他的意思了。在馴服的江美子雙手反綁背後,再連接到只腳。然後毫不思索的,又捆回到屁股之上。打了二重結。整個人變成像只蝦子一樣。

  「呀、呀、痛……」

  江美子在肌膚被勒住後,忍不住呻吟。

  「呼呼呼,太太。真是好有精神的魚餌呢。全身用力夾緊這個假陽具,不能讓它掉出來呀。」

  林低聲道,跟著拉起被裸綁的江美子。

  「呀、呀呀、呀呀……不要。」

  讓人羞恥到恐懼的姿勢。張把女人的裸姿徹底展現。

  「不……求求你,忍耐不了啦……不要了,那麽可恥的姿勢,求求你……」

  「不要緊的。但我們可不能饒了太太,呼呼呼……只是要你成爲釣魚的裝置,只是萬一失敗的話。那處置就是,呼呼呼,明白了吧,浣腸。」

  這是一班可等讓人可怕的男人。竟然要用江美子女體最奧秘的所在來釣魚。失敗的話就要以浣腸來懲置。

  「太太,要是吊起來時,下們要運力呀。」

  不管對方多驚恐,把假陽具深理在江美子的體內。

  「呀呀、呀呀……過份……」

  由江美子的喉中,發出了羞恥的悶騷悲嗚。沒有任何的愛撫就插入了。江美子的眼睛都要爲之反白了。

  船上的小型起重機吊勾,拉近到江美子的身邊。林張吊勾連上捆著江美子的繩子。連著鎖鏈的吊勾吊起了江美子,讓她的身體浮在半空。

  「呀、呀呀、不……不行。」

  「哈哈哈,不想被浣腸的話,就盡全力的去釣魚吧。」

  在旋轉之中的江美子身體,向著海面方向去。在距離海面二米之處,起重機才告停下來。

  由江美子股間連著的魚絲和吊釣進入了海中。馬上江美子的身體像微醉一樣恍動。引誘著魚的接近。

  呀、呀……不,那樣的事。

  使江美子懷疑這是夢境的假陽具。傳來一股拉力,在水中激動著。假如掉出來的話,那就得被浣腸了。林持著玻璃制浣腸器的樣子深埋在江美子的腦海。

  江美子異常狼狽。魚拉著魚糸的動力,將力量傳回假陽具之中,那種震動使得産生得同愛撫的效果。

  「呀、呀呀呀……呀呀、不、不要。」

  受到官能的刺激,江美子低泣悲叫。若是起重機把江美子吊高一點也好。那樣就不會受到官能的刺激了。

  「呼呼呼,這可不只是被陳調教的程度呀,太太。呼呼呼……那裏現在有何感覺呀。」

  張笑著說,對被放入進去的假陽器,按動其作爲一枝電動假陽具的功能。突然江美子的身體意外的乏起一陣紅潤之色。

  「呀啊,嘩嘩……呀,呀呀呀。」

  江美子像瘋狂的一樣大叫。

  「呀呀,呀呀……不要,己不行了……停呀,呀呀呀。」

  好好的欣賞著江美子悶騷姿態的,卻突然按下了關閉制。

  「呼呼呼,有何感覺呀,太太。好愉快吧。」

  說畢,又再次按動了開關。

  被那樣的反復操縱玩弄。不知第多少次之後,從江美子被調起的狂亂身體之中,假陽具型電動按摩器,被從水面躍起的魚拉扯出來,瞬間掉進海裏。

  「太太,只顧著自己享樂,忘掉了釣魚的工作了。讓人失望呀太太。」

  張擡眼看著被高調著的江美子說。說完之後,眼睛就離不開被剝光,以出生時姿態盡展肉體美的江美子。

  江美子的那裏,粉紅色的肉壁正在顫抖,上面流滿了濕潤的愛液。

  「被魚逃掉,太太。你明白會怎樣的了。」

  「呀呀……對不起,忍耐不了呀……」

  「哈哈哈,不用對不起的。照約定做就行了。哈哈哈……」

  林取出準備好的玻璃制浣腸器。要對吊著的江美子浣腸。

  「不要,別浣腸呀……不要動手呀,呀呀,不。」

  江美子慘叫著。不管第多少次,都無法忍耐那種觸感。流入體內的浣腸液,讓江美子悲泣不絕。

  林一口氣注入了一百CC。而同時張把新的假陽具深埋進江美子體內。

  「呀呀,呀呀,別放入去。」

  「呼呼呼,雖然叫著不要但還是被浣腸了,今次再試試吊魚吧。」

  林笑著拔出空的浣腸器。江美子的身體再次被吊向了水面。

  6.

  不管怎樣努力都好。也無法從張手上逃脫,哪怕一點點。插入假陽具之後,張就盡情的玩弄著遙控器的開關。

  「呀、呀呀……不行,不行呀。」

  在江美子的悲嗚結束之際,假陽具掉落了。而那樣的江美子所遭到的對待,乃是再被次浣腸。這次更厲害的達到了五次,共五百CC之多。

  「呼呼呼,如何呀太太。還是想要別的方法……」

  張得意的說,手上撫摸著眼前江美子的搖曳雙臀。在這之間,其他的船員都相繼聚到了四周。

  江美子因哭泣而濡濕的雙瞳,映現著林的身影。這次他換用了更加大的一枝玻璃制浣腸器,內中注滿了液體。那是獸醫用腸器。江美子的表情因爲戰慄與狼狽到無法形容,渾身顫抖。

  「不、不要、夠了、不行了……在多的話,不行呀﹗」

  江美子淒慘哀怨的悲嗚。

  由剛才起已不知被注入了幾次浣腸液,讓人焦急的便意本己很強。現在卻還得再次浣腸。像酒瓶一樣的獸醫用浣腸器……想到這她真是氣色盡去,尤其那看來還不是新的。

  「再也忍受不了……超過這限度的呀……呀呀、不行。」

  「哈哈哈,只要釣到魚就不用再次受罰呀,太太。現在不過是再浣腸,加多五百CC而已。」

  吸滿液體的浣腸器,看在笑著的林握著就覺得很沈重。

  張就這樣分開江美子的兩個臀丘。林把浣腸器的嘴管,拚命朝著目標押入,慢慢的深埋其中。

  「嘩呀、呀、呀呀。」

  江美子的身體,像蝦子一樣的,反弓起來。

  被縛了不知多少圈,吊在起重機上。但這都再重要了。嘴管現在已正確的插入進去。在完全深入之後,林按押著管底,張的手則扶正。

  「林君,單單是浣腸好象不夠有趣呀。沒有更有趣的做法嗎。」

  張很殘酷。看著這麽多船員走近到身邊,就利用浣腸的這段時間。對他們說只要喜歡就可盡情的觸摸江美子。

  船員們聽完大喜。那是只能想不能碰的高等級美女。就發出著奇怪的聲音像魚群一樣襲向江美子。

  五隻、六隻、以至十隻以上男人的手,先後觸上了江美子的肌膚。撫揉乳房、撫摸大腿內側、以至頸項,想摸那裏就摸那裏。

  「呀呀、呀、呀、呀呀……不,不要、呀呀、怎可以……不行。」

  「呼呼呼,不用多慮的。喜歡那裏就盡情的去摸。好了,再摸,摸多一點……」

  張大感有趣的對著船員們說。

  看著大量的男人群集在白色的女體四周,張感到異樣的興奮。江美子的肌色雪白,對比之下男人們毛茸茸的手極爲極端。男人的手,愈來愈多的撫在江美子鮮嫩的白肌之上,更加刺激。

  林也感到相同的異樣興奮。巨大的獸醫用浣腸器先端,已被江美子的肛門唅著,船員們就看著眼前的江美子受辱。

  「呀、呀呀呀……不要、呀、呀呀呀。」

  那裏究竟會被玩弄成怎樣,江美子嚇得悲嗚不已。現在就像被放在俎板上的魚肉一任,江美子的身體只能被人隨意處置。

  「哈哈哈,太太。那樣大叫是開心嗎。那,就由這裏開始一點一點的注射進去了。」

  林把嘴管再一次拔出又插入進江美子的肛門之中,確定已深埋進去才說。

  「不、不、不行呀……停手呀、已、已經……不要。」

  林,緩緩的開始了浣腸。被獸醫用的浣腸器注入會有怎樣恥辱的叫聲……心思全放在江美子會如何尖叫上面去。

  地獄的浣腸開始了。林稍感焦慮的按在管桶的底部。

  「別呀、別呀……好多,已經,殺人啦……呀呀。」

  多出來的甘油,像芭蕾舞的裙子一樣染滿悲泣中的江美子的身上。船員們的注意力完全都沒有分散,都集中在一點上面去。

  「唔唔、唔唔、呀、呀呀、不、不可以再……別注入了、別注入呀……」

  狀若瘋急的悲嗚,江美子的面上容顔激震。全身好象寶玉一樣,因爲身體噴出黏黏滑滑的汗液,造成一種光澤。

  林決不停止的在注入。在這其間,不斷的按在浣腸器管桶的底部。「哈哈哈,太太。浣腸的感覺,很好吧……呼呼呼,妳那種表情的面孔我還沒見過啦,實在是太好看了。

  他就這樣說著。

  江美子的肌膚在船員們的手下,被指掌一再玩弄,強烈的感覺就愈發高升。

  「呀、呀呀呀、已、已不行……殺人呀、江美子要被殺了。」

  好不容易浣腸器空了時,江美子已陷入了與現實脫節的狂亂狀態。但是,在林拔出嘴管的同時,江美子卻還是不斷的被船員們玩弄。

  最後,江美子的意識突然的回到了現實。

  「呀呀……過份、過份呀……」

  激烈的長獸開始了。那個江美子的獸聲,有著微妙的變化。由「呀呀……」至「唔唔……」幾度的轉變,顯出在呻吟之中是如何死命的忍耐。那如山的叫人發慌的便意。

  江美子落入急激的生理痛苦之中,面色顯出她是如何咬牙苦忍。

  「唔唔、唔唔呀……拜託、已經、江美子已經……」

  美麗的面孔變得蒼白,江美子低訴著她已接近極限了。江美子不知幾度的搖頭。那樣子,顯出她是如何強烈想逃出生理上的痛楚。但是張。

  「已經要出來了嗎,揉一揉吧。」

  肛門遭到逗弄。

  「停呀,不……不要呀。」

  只能悲嗚不絕的江美子扭腰掙扎。

  現在如張開之花的肛門,是如何的拚死在忍耐,而張在那裏的手指。卻是急著要讓花朵強行提早開放。

  「呀、呀呀、已、已經……到此爲底了、到極限了。」

  江美子己竭盡她的耐力,歇斯底里的泣叫。江美子的肛門一陣痙攣。

  「呼呼呼,真是好聽的哭泣聲。只是妳說不浣腸就不浣了嗎。」

  張笑而不語。手伸向起重機的開機,將之再次起動。把江美子吊向水面上。江美子的雙臀,隨著起重機的下吊,遂漸接近水面。而在下面大群的鯽魚,正在水面上集結。

  冰冷的海水接觸到雙臀,江美子全身泛紅的顫抖。

  「呀,不要,呀呀,不行呀。」

  悶騷的悲泣持續。便意已到了忍耐的極限。

  「呀呀呀,呀呀……已、已經,不行了……」

  表情反映出再也無法忍耐了,全身不由由自主的急激震蕩。

  「呀呀,呀呀……呀呀呀……」

  在悲絕悲的慘叫之中,沈入了排泄地獄之中。

  「哦哦,開始了呀。厲、厲害……」

  不知是誰如此的驚叫出聲。超越忍耐極的上千CC排泄開始了。好一副淒絕的光景。

  張靜心的欣賞著水面因排泄而混濁……江美子恐怕想不到吧。無數的鯽魚,己經爲了吃掉江美子的排泄物而殺到。

  「厲、厲害呀……看那,好大的一群鯽魚……呼呼呼,絕妙的景色呀。」

  看著大群的鯽魚之中,江美子的排泄物相繼被吃掉,男人們的興奮達到最高點。

  排泄持續不斷,那大群的鯽魚激起了大量的浪花。聚集在江美子像開花的肛口,口中拍知啪知的發聲接近。

  「哦哦哦……呀,啊啊啊啊,不行,不行,殺了呀,好象被殺過不停的……呀啊啊啊,呀呀呀。」

  像狂叫的聲音中,江美子陷入了狂亂的狀態,張與林則看著在淫笑。

  7.

  好象失去了所有血氣一樣。江美子被綁在船室的床上。兩腳依舊被大開的綁在青竹的兩端,竹身則連被吊在天花板。

  全身異常的沈重。好象還有什麽殘存在肛門一樣的異樣感覺。那是浣腸之後的必然感覺。現在卻特別強烈。

  被囚得毫不自由的身讓,讓江美子神色不佳。

  難道……怎,怎會的……浣腸已經結束了呀……。

  但是,肛門內的異樣觸感,卻在和現實對抗著。總好象有些異物插在裏面。想象著那裏的情形,卻看不到的江美子小聲的悲嗚。

  終於發現到天花板上有著一管療養用的浣腸器,那裏連著一根管子,直到江美子的肛門。

  「呀呀……不要,還要怎樣折辱呀……」

  江美子忍不著叫道。但是屋內沒有任何人。江美子再怎麽叫都沒有用。

  那和一般的浣腸有一點不同的感覺。是療養用的浣腸器,少了那種激烈注入的感覺。那是像點滴一樣,一少點一少點的流入進去。而在吊起的容起之中,有著『濃縮.精力營養液』的標貼在那裏。而與之一起流入江美子體內的除營養液之外是『滋養浣腸』液。

  被玩弄到這種程度。江美子已開始哭泣起來。

  「救我……誰來,把江美子由這個地獄之中救出來。」

  一直積鬱在胸中的哀怨之氣,到此全部爆發了,江美子竭力的叫著。

  雖然不管怎樣叫,也沒有人會來救他的。但是,江美子仍然不絕的在叫著。

  像充滿畏懼的獵物被捕獲這樣的事情。每天都想著能一直到今天都沒瘋掉真是太好了。江美子不知因何會這樣……淪落至沒有自由和幸福可言的地步……變成得要面對這樣可怕的恥辱狀況……呀呀,已經,不行,不行……。

  但是,無止盡似的營養液,不絕的流入進江美子的體內。

  「呀呀……已經,不要……救我,拜託呀,救江美子呀。」

  在房間中雖然沒有人可以回答,但江美子還在不絕的叫著。面對那樣悲泣的響聲,只有讓人感到惡感的異樣靜寂。

  已經過了三十分鐘。在玻璃容器內的精力榮養液,已減少了三分之二,林才步入。

  「哈哈哈,怎麽樣呀太太。才只入了三分之二進去呀……哈哈哈,離到達橫濱港還遠著呢。就這樣躺著不動。好好的補充精力。」

  看著以像打點滴的方式流入進江美子體內的液體,林說道。

  張爲了在日本的政治工作而準備以她爲餌食,張會毫不憐惜的使用江美子的美麗女體。爲此才特意把精力營養劑和滋養浣腸液灌進她體內。

  「自從在香港得到太太的身體後,可是盡情的玩過了。但是太太這位美人依舊像以往一樣。呼呼呼,這個豐滿的屁股……每晚在顫抖哭泣吧。」

  林低頭注著著插著膠管的江美子肛門淺笑。

  這時林的部下三人進入房內。

  「哈哈哈,太太。之前一直在忙,讓我的部下們對妳很思念呀,明白嗎太太。」

  「怎、怎會的……已經,忍耐不了,江美子不行了。」

  江美子以悲傷的面孔,哀願的請求。

  但是在傭兵們的眼中,反而有著異樣的興奮。不管多少次,只要接觸過眼前江美子身體的男人,都莫不爲之癡狂。眼睛自然的充血。

  江美子,看著傭兵們的眼色絕望了。被男人們無止盡的輪奸的光景,在江美子腦海裏重現。

  「呀呀……求求你,已忍耐到不行……今日讓我休息吧,求求你……」

  但是林只是冷眼的冷笑。「哈哈哈,輪奸只是他們常做的例行公事。那麽就照我這波士的命令去做。」

  傭兵們受到命令。

  傭兵們迅速開始動作了。一點時間也不浪費。那是只屬於張,若沒有命令他們根本無從接觸江美子的身體。

  久經訓練的這班男人們,呼吸和步調都極爲合拍。一人吻江美子唇,一人按江美子的乳房,而最後一人則對準江美子的最隱秘之處。

  「唔呀,那、被那樣的玩弄……不,不行呀。雖然明知男人們不會因此而停止,江美子的香唇還是吐出悲嗚。男人們將鮮紅的口紅往江美子的唇、乳頭、還有女人最深奧之處的媚肉上塗抹。

  「太太,波士說要把太太做作女拓。(拓:應指吊魚後將肉身染墨,印在白紙上以爲留念。)呼呼呼,這可是給日本的大人物作手送用的。」

  被塗口紅的江美子看著林得意的說。

  江美子相當狼狽。什麽女拓呀……。感覺真是超級的屈辱。而與這屈辱相反,身體感到次第的熱起來,而這就讓江美子更加狼狽。

  滑溜溜的口紅,確實給江美子官能的刺激。

  不、不要……。不管怎樣想,因口紅而快感,要把女性的生理器官拓印在紙上,都是無法忍受的。但是,當鮮紅的口紅塗在乳頭上時,就自然的硬了起來。女性最神秘的下面的口也被打開來塗。而更下方,精力營養液仍在往肛門內流。

  「呀、呀呀……怎可以、怎可以這樣的……」

  男人們只管盡情的玩弄,才不管這女性肉體的主人怎想。

  在搽夠了口紅之後,林取過和紙。

  「呼呼呼,首先是印太太的嘴唇。」

  把江美子的唇押在和紙之上後。留下了一個清楚的唇印在和紙上面。而在一旁,則寫下了「人妻江美子的口印」。

  跟著,到乳頭了。左右二枚,都可憐的被塗成了紅色。印在和紙上之後,留下了微妙的好色感覺。而在和紙旁則寫有「江美子的八十九釐米大胸」的字樣。

  「不要……無、真是無恥和愚蠢呀。不行的,不能這樣做。」

  知道女人最深奧的地方也要被拓印,江美子羞慚的泣叫。

  「不要,那樣羞恥的事不行……求求你,不要。」

  「哈哈哈,把下面那蜜唇拓印可是比拍立德相片還刺激呀,太太。」

  林持著和紙,往被大大打開的女人最深處前進。手指緩緩的按押在微妙的女肉上。和紙的中央還有著江美子的果汁。

  林很花時間的小心的拓印,而後才結束。之後把弄皺了的和紙張開,上面清楚的顯現出江美子那裏的印。

  「太太,看看。呼呼,這裏是什麽﹖是太太敏感的花蕾吧。」

  「呀呀……過份,過份呀……」

  江美子不止很狼狽,容顔還淒美哀羞。

  林他們滿足的看著和紙。

  「太太,還餘下屁股的穴呀,哈哈哈……滋養浣腸也結速了,好了來、來到屁股的穴了……」

  那樣說要,就拔掉膠管。由傭兵們手中取過口紅。

  「太太的屁股穴,就讓我來吧。這裏結束之後,跟著就是用妳前面來取樂的時間了。」

  「不要……呀,呀呀,過份,不要,不行的。」

  被滋養浣腸之後的肛門,要被塗上口紅,讓江美子悲泣不絕。

  江美子想到現在像菊花的肛門連肉壁之內都被塗上了口紅,正拓印在和紙之上。想到江美子肛門的紅印,印在雪白的和紙上是如何鮮明的對比呀。

  江美子屈辱的女拓被貼到了牆壁上面。

  「哈哈,看到這個。每當想到太太那部份時,就讓人精神大震。」

  林愉快的笑道。

  那之後,傭兵門準備享受工作之後的樂趣,動手開始脫褲。做著輪奸江美子的準備。

  8.

  對傭兵們來說,侵犯女性犯人就像工作那樣自然。林的手下從南美到非洲,是在戰爭中奸過不知多少女犯的男人。

  侵犯身體不能動的江美子就不夠有趣了。在在解開江美子的繩索後,猛然襲擊上去。若果沒有女人的激烈抵抗助慶就不夠味道了。

  「不、不要……救命。」

  江美子悲嗚著逃走。她是非逃不可的,再那樣被強姦,實在無法忍耐了。

  江美子的就像追求夢想般向著門口拚命走,但是傭兵們中的一人已攔在那裏。向前去中的江美子被捉著腳踝而倒下,被拉回男人門之中。就像貓捉老鼠一樣玩弄江美子。

  「呼呼呼,怎麽不再抵抗呀,太太。」

  林點燃了煙草,看著在眼前展開的地獄快樂圖。在戰場上不知出現過多少次的光境,又再這裏重現。

  「呀,呀呀,不,手,放開手。」

  江美子泣叫。

  男人們粗暴的捉著她嫩滑的柔肌。對職業上貫於此道的男人們,自然知道女人的身上的弱點所在了。

  「哈呀,啊啊……不要。」

  與自己的意願無關,女體敵不過官能的刺激,崩潰了。

  男人們沒有出聲。一句話都不說。反而另有一種味道。就像土狼淩虐羔羊一樣,讓江美子悶騷的哭泣。成熟女體的敏感地方,被男人們的手重點狙擊,更被汙髒的嘴唇吸吮。

  男人們充份的燃起了江美子體內的官能之火,看著這個滑嫩嫩的女體變得紅潤就知道了,雙互之間互望淫笑。

  其中一人捉著江美子的大腿抱起,腰間運力一挺。

  「唔呀、唔呀……呀呀,啊啊啊。」

  男人一口氣插入。腰部激烈的活動,而江美子已陷入進狂亂的狀態之中。

  「哈哈哈,感覺那麽的愉快嗎,太太。」

  林拉著江美子的頭髮,欣賞著她的容顔。

  「呀、呀呀、呀啊啊……放過我……」

  「還不行呢,太太。這些傢夥呀,可不是那麽好解決的。哈哈哈,現在好好的去體會好了。」

  江美子已經無法抵抗了。全身鬆軟無女,任由男人們盡情的去玩弄。而且,豐滿且滑如凝脂的雙臀,也被男人合在一起,不斷有韻律的揉動。男人的淫穢律動持續了好一陣子才結束,離開江美子的身體。但是黑漆的肉棍可不是就此放過江美子。只是故而讓江美子焦慮難堪。

  「呀、呀呀,怎可以……過份,過份……呀呀。」

  別那樣惡意的作弄,江美子激動的自咽喉中發出嗚叫。

  馬上又有別的男人插入了。但是腰臀的淫穢律動,才一陣子就結束離去。返過來要女方作主動。

  「呀、呀呀呀……呀呀呀。」

  江美子,全身散發著女性的甘美香發,雙臀開始瘋狂的蠢動。

  「哈哈哈,好激烈呀。時間不是十分多,就盡情的去滿足太太好了。

  林向男人們命令。這群男人,一個人之後又到另一個人,把江美子拉過來繼續淩虐。其中一名男人猛抓著江美子的發絲,把江美子的唇強押到自己的肉棒上面。

  「唔唔、呀呀……呀呀,呀啊。」

  含著東西的江美子,發出了急激的叫聲。肉棒臭氣迫人。另一方的男人捉著她的腰朝江美子下身突進。

  「不管如何,上和下都得到滿足了吧,太太。」

  林看著呻吟中的江美子,已經翻白眼了,但是不會這樣就叫停。傭兵還餘下一人。邪笑著眼光就望向上下搖擺的江美子雙臀,手緩緩握著雙臀,腰部運力突入。

  江美子的上身一下子痙攣起來,因爲肛門遭到侵犯。

  「啊呀,哈呀,嘩呀……唔呀。」

  不只二人,竟有三名男人同時侵入……。江美子露出了狂悶的姿態。二人就已是難以置信的行爲,何況三人……。

  「咿,咿呀呀……啊,呀呀。」

  江美子已經狂悶的身體,就是像被撈上水的魚一樣扭動掙扎。男人們像三文治一樣包夾著江美子下身,一人就正貫進她的肛門中。

  無暇思考這種行爲的可怕。江美子看到除了眼前一上一下的男人,還有一人在背後。已經什麽也不明白也不知道了,江美子已全然陷入了狂亂的狀態。

  「呼呼呼,被三名男人同時侵犯余快吧。從今之後,可不止這三名男人作對手……呼呼呼,而且,明日就在丈夫面前侵犯妳如何。」

  林看著被男人們包圍中的江美子狂亂的姿態淫笑。此時,江美子聽到從未聽過的聲音。

  啤……的汽笛聲。

  江美子的愛巢橫濱,與夫君孕育愛的橫濱街頭,林就等著看江美子看到那個橫濱的夜景時有何反映。

  船終於緩緩到達了這個橫濱港。


心靈與人生|人妻出軌|家族亂倫|迷姦虐待|明星名人|淫亂校園|科幻武俠|都市色女|另類經驗|生活|男性功能|私拍模特|